距离顶上战争已经两年过去了,自从白胡子临死前吼出的那句‘onepi ece是真实存在的’之後,世界各地都掀起了一股海贼热潮,世界政府再也没 有办法镇压住局势,全球形势一片恶化,各地都出现了穷凶恶极的海贼,而在这 当中,被称爲‘鬼畜王’的新人海贼最爲出名。 母畜号战舰上:被称爲最邪恶新人的‘鬼畜王’李清远,正躺在他的特制大 椅上晒太阳。 这张特制的椅子是由三名妙龄的美女组成,首先是两名身材高挑的美女跪爬 在地上,使得那光滑无比的背部组成了椅面,而丰满多汁的臀部,则成了椅子的 对外部分,四只如玉般的小腿,则成了李清远的踏脚板,而他的头,则靠在第三 名美女的双峰之间。 这三名美女都是他在东海的战利品,他攻陷了东海的一个王国,杀光了所有 的反抗者,挑选了几十名战利品,而这三名战利品,则是其中的翘楚。 在他屁股底下坐着的,是那个王国着名的孪生公主,而在他背後靠着的巨乳 人妻,则是她们两人的母後,她们三个是那个小国的骄傲,不过目前,她们变成 了他收藏品的一部分。 李清远赤裸着全身,当然,他一向也没有怎麽穿过衣服,右手把玩着身旁侍 女的巨大乳房,不过在他的巨力抓握下,篮球般大小的奶子上留下了一道道的手 印。 而那个侍女,虽然眉头紧锁,显然被他抓的疼痛无比,但是却不敢有丝毫的 挣紮,反而更加的挺直了腰背,好方便李清远把玩。 「小婊子,爷玩你的骚奶,你高兴吗?」 李清远一把捏着那将近有着葡萄大小的乳头狠狠的揉虐,洁白的乳汁如同喷 泉般喷涌而出。 随着乳汁的喷射,侍女面上的表情才稍微好了一点,听到李清远的问话,她 连忙讨好的回答到:「能让仁慈的主人把玩贱婊子可雅的骚奶,是贱婊子的荣幸 ,请主人不要仁慈,随便玩,把贱婊子可雅玩死最好。」 李清远张口将可雅左边奶子的乳头含在口中,深深的一吸,瞬间就能看到可 雅的左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小了下去,如果说她的右奶还是篮球大小的话,那麽 左奶就已经只有排球大了。 「不错,你这婊子的奶水味道甚是正宗,淡淡的奶香配上水果的菁华,味道 很好!」 「谢谢主人夸奖,不过贱婊子这边还有很多奶水,主人要不要再尝点?」 可雅乖巧的扭转身子,将右奶伸到了李清远的嘴边。 可惜她讨好的做法却没有得到回应,反而被狠狠一巴掌抽在右奶上,她的右 奶从早上开始就涨奶涨到现在,已经临近崩溃的边缘,就算不动也能感到乳房阵 阵的刺痛,更何况被这麽一巴掌打上去。 可雅感觉自己的乳房就像被强制胀满了水的气球,只感觉到?面的奶水在乳 房内激烈的怕打,虽然这些天已经被这个魔鬼折磨的失去了反抗的勇气,连哭泣 的权利都没有,但是这次实在是痛的她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贱货,什麽时候老子做事竟然要你来指导,罚你七天不准挤奶。」 「饶命啊!主人!」 听到李清远的判决,可雅顾不上胸部的疼痛,立刻跪在地上向他求饶。 七天不准挤奶,这样的折磨就已经是惨绝人寰,要知道她身爲奶奴,乳房内 的乳汁最多半天就会存满,七天时间,涨奶的感觉简直会将她摧残的生不如死, 她才被抓上船的时候,主人爲了折磨她,曾经罚她三天不准挤奶,当时她的感觉 就已经恨不得死掉了才好,而现在一口气变成了七天,还不如杀了她算了。 可是她的哀求却根本得不到回应,李清远只是挥了挥手,就有两个裸女上前 ,将她押了下去。 「哭哭啼啼的,简直影响老子的心情,该死的贱货,果然没有调教好。」 许是被可雅哭泣的声音扫落了心情,李清远擡手对着她比划了起来。 ‘母畜果实—修改能力:发动。 ’这就是李清远的果实能力,超人系的母畜果实,可以对被他俘虏的雌性生 物进行各种改造。 姓名:可雅。 种族:人类。 年龄:18岁。 身高:164。 忠诚度:35。 畏惧度:95。 三围:B124W52H84。 已改造类容:乳汁调味,喷乳许可,乳房敏感。 「这小婊子意志还挺坚定啊!到现在竟然还只有35的忠诚度,再修改一下 好了。」 李清远恶作剧的在可雅的面板上设定着。 已经被关押到船舱中的可雅正无神的靠在床上,巨大的乳房耸立在她的胸前 ,阵阵的刺疼让她寝食难安,自从三个月前被抓到这艘船上後,她无时无刻不想 着逃离这?,但是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又有什麽办法能在悬赏高达2亿 7千万的大海贼手?逃生呢?每次失败的抵抗後,她的胸围就会被李清远恶意的 修改,从原来的87涨到了现在124,其中的痛苦根本无法跟人诉说。 虽说李清远的恶魔果实力量使得他无论对手下的母畜做再怎麽丧心病狂的修 改,这些女人的肉体都不会损坏,但是痛苦的感觉却不会变少,短短三个月,可 雅的胸围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她的乳房现在还是无比的丰满俏丽,丝毫 没有因爲变得巨硕而导致下垂,乳房的顔色也是晶莹剔透宛如美玉,可其实上面 的每一寸皮肤都承担了原本两倍的拉扯,就算什麽都不做,乳房也会有一种被人 拉倒极限的感觉,更何况?面还时刻充满了奶水,更是雪上加霜,这也是爲什麽 她只坚持了三天就哭泣着投降的原因,这种双重刺激的打击,根本是她一个18 岁的少女无法承受的。 「乌索普,我好想你,你在哪?啊!快来救我啊!」 可雅无意识的呢喃道,那个长鼻子的玩伴,现在已经成了她唯一的精神依靠。 就在此时,一阵剧烈的痛苦又从她的双乳上传来,这是一种仿佛要把她的乳 房撕扯开的感觉,在这三个月中她曾经经历过数次,她知道肯定是刚才惹怒了那 个魔王,他又要惩罚自己了。 可雅强忍着痛苦努力的平躺在床上,根据这些天来的经验,她知道不管做什 麽都只会加大自己的疼痛,只有这样整个人放松平躺好,才能稍微减轻一丝接下 来的疼痛。 可是还没等她躺好,她的舱门就已经被打开了,两名裸体的女战士进入了她 的房间,直接将她擡了起来,根本连看都没看她那正在飞速膨胀的乳房。 这些裸女战士都是四海各国知名的女剑士或者女格斗家,被李清远俘虏了过 来,在船上负责各种杂务和解决船舱底部淫兽的生理需要,因爲她们虽然战斗力 不错但是长相一般,所以在这艘船上只能干各种最低贱的活,而且她们还被修改 的失去了性欲,所以对可雅这种能长期在李清远面前服侍的女人,她们是各种的 羡慕嫉妒恨,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倒霉的奶奴,她们自然会好好的招呼她的。 ——————————————————————————————— 卡鲁门穿着一身洁白的围裙,当然她的身上也只有这麽一件围裙,随着她的 走动而四处飘舞,使她那洁白的裸体若隐若现。 她推着巨大的餐桌来到甲板上,对着正在方便的李清远跪拜道:「尊贵的主 人,您下贱的奴隶卡鲁门给您送餐来了。」 李清远坐下的孪生公主现在已经稍微分开了脊背,使得他的肛门裸露在外面 ,不过在他的屁股下面,一个蓝发的靓丽女孩正在给他的肛门做着深度的清洁。 她将整个脸都埋在李清远的臀部?面,伸出被改造的舌头在他的屁眼内部来 回舔舐。 被罩住的餐桌不时发出一阵阵惨痛的呻吟,让人不由自主的想看看?面到底 是什麽。 「打开吧!」 享受着胯下美女的深层清洁,李清远对着卡鲁门说道。 随着餐罩的打开,?面出现的竟然是一个粉色头发的熟女。 没错,正宗的熟女,她整个人被龟甲缚拘束在餐桌上,而在餐桌的下方,熊 熊的火焰还在燃烧着,除了脸庞上还保留着正常的肤色外,颈部以下的皮肤都已 经变成了金黄的焦色,空气中都散发着一股烧烤的香气。 「根据主人的指示,我先把她饿了三天,又灌肠了数十次,然後用冰块保持 了她脑部的活力,再在她身上刷上了香料,体力灌满了人乳,肛门和小穴内塞满 了配料,用大火烘烤了半个小时後又用小火慢炖了三个锺头,现在她除了头部以 外其他所有地方都已经完全的烤好了,而且在烧烤前在她的血管内注满了药液, 所以直到现在爲止,她的神经系统还是没有坏死的。这道菜我称之爲烘焙生鲜美 女,请主人品鉴。」 卡鲁门面色如常的给李清远介绍到。 许是见到了正主,正在无意识呻吟的美女紧紧的盯住了李清远,咬牙切齿的 说道:「鬼畜王,海军不会放过你的!」 「海军放不放过我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海军的带刺玫瑰——缇娜上校, 你应该足够我好好的饱吃一餐了!」 李清远没有理会缇娜那熊熊的怒焰,伸手拿起桌上的餐刀对着她那金黄色的 乳房切了下去。 「啊……」 一阵阵剧烈的惨叫从缇娜的口腔中传了出来,整个左乳被李清远一刀切了下 去,放在叉子上旋转了起来,伤口处流出丝丝油脂,她的血液已经被长时间的烘 烤烘干了,这些油脂是她的肌肉被强烈的火焰灼炼出来的,俗称‘人油’。 「不错,这个奶子的味道我给满分!」 李清远慢?条斯的品尝着缇娜的乳房。 「谢谢主人的夸奖,不过这道菜的重点还是在她的阴道,因爲调料都是塞在 她的子宫内的,而且在烘烤前我给她上了超倍分的淫药,所以阴道部位味道最佳 。」 「额!那快点弄上来给我尝尝!」 听了卡鲁门的介绍,李清远连忙吃掉了盘子中的乳房,将空盘子递给了她。 卡鲁门左手持盘右手持刀,对准缇娜那焦黄的身躯挥舞起来,因爲她的刀法 太快,直到她将缇娜的整个阴部包括子宫都完全的切割下来之後,缇娜才又无意 识的惨叫起来。 李清远将缇娜整个阴道一口气塞入口中,入口即化的感觉瞬间刺激到他的味 蕾,让人有着一股飘飘欲仙的感觉。 「因爲她全身被灌入了大量的淫药和主人你给她改造的超级潮吹体质,所以 使得她全身的水份全部都集中到了阴部附近,所以虽然烧烤了三个多小时,但是 她的阴道还是粉嫩的,这样才能保证这道料理,既有烧烤的香气,又有着水煮的 滋补,是一道滋阴壮阳的良菜!」 「不错!不错!你这次算用心了,赏你五次高潮。」 「谢谢仁慈的主人!」 李清远拍了拍正在他臀下舔舐肛门的蓝发少女。 「薇薇,这可是保护你的国家的海军上校啊,你要不要尝一口她的屁股,味 道很不错额!」 埋头在他肛门内清洁的少女这时才抽出了脸庞,却是阿拉巴斯坦的女王—— 奈菲鲁塔莉.薇薇。